原味的海

【我英乙女】你和他的初体验(绿/爆)

*重发

*一辆假车(滑稽)

*一只很能干的小久和温柔(雾)的咔



绿谷场合

你去他家的时候来意很明显,各种暗示又是洗澡又是留宿,但不知你的小天使是太正直还是太怂,只是一个劲儿地脸红却老老实实毫无表示。

你洗过澡,身上只简单地围了条浴巾,笑嘻嘻地倚在他房门上抖腿。正在看书的他抬头一见你脸蹭地一下红了,连忙别过头去:“x酱……这样会感冒的,快把衣服穿上啦……”

“我今晚睡你房间。”

他僵直地站起身,“那我睡沙发……”

你好笑地抱住他的胳膊:“睡沙发有什么意思,不如睡我?”

“可……可是我们还小……”

“不小,都成年了。”

“那这种事情也得等结婚之后才能说……”

你放开他的胳膊,转身就走。“知道了,出久君根本不想和我做。再见。”

下一秒,你蓦地一下失去重心,落入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绿谷出久从身后紧紧抱着你,脸埋在你肩膀上。

“不是的,我其实……很想和x酱做……”

你笑着,退后两步,把他推倒在床上,以一个很暧昧的姿势压着他。

“那就来吧,出久。”

他吞了口口水,不安但严肃地问道:“真的,可以吗?”

“嗯。”

“那,”绿谷出久翻了个身把你压在下面,下定决心:“我开始了。”

有句话说得真好,男人都是大猪蹄,连你的小久也不例外。做之前被你撩得脸红害羞还正经地问你可不可以,一旦开了荤就停不下来,无师自通自学成才,小天使成了小魔鬼,到了床上只有你蒙逼喊不撑不住的份。这是你在他一夜第四次之后得出的道理。

你筋疲力尽地趴在床上,心里念着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到底是天天刻苦锻炼的男孩子,肌肉紧实骨架宽阔,能把你整个人都罩在身下,惊人的体力简直可怕。

“x酱……”一脸人畜无害的绿谷出久趴在你旁边,绿色的眼睛里满是央求,语气却透着隐隐兴奋:“能再来一次吗?”

“……”你看着他麋鹿般无辜的大眼睛,实在是不忍拒绝,自暴自弃地把脸埋在被子中。“……好吧,最后一次。”

“嗯,谢谢你,x酱!”绿谷出久马上来了精神,粗糙的手指带着略微娴熟的技巧抚摸着你的身体,从背后慢慢贴近,引导你再次进入状态。

臭小子……要真知道谢我的话就让我消停一会儿啊。你在心里吐槽,身体却又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欢愉声从口中溢出。

谁让你那么喜欢他呢。

爆豪场合

你经常到他家住,但两人从来没发生过什么。所以当你在他十八岁生日像往常一样坐在床上边打游戏边调侃他时,没有意识到他反常的沉默是因为什么。

“哈哈,胜己你个辣鸡,又输了。”你把游戏机往角落里一扳,贴着他的脸笑道。全然没注意大敞的领口就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

十分罕见地,他没有像平时一样一脸暴走地吼着滚蛋给老子再来一局完虐你,而是平静地望着你,赤红的眸子里满是捉摸不透的情绪。

“怎么了?”你莫名其妙,“不舒服?”

他沉默一会,突然毫无预兆地欺身上来将你压倒,金色的碎发散落下来,眼睛深邃得像海。

你紧张地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已经意识到了将要发生什么。

“喂,”他的声音因抑制冲动而低沉沙哑,“我们做吧。”

你有些懵地点头,“噢、哦。”

他开始了。起初,你能感受到他难得的温柔克己,毕竟清楚是你的第一次。当他试图进入时,你不禁皱眉道:“胜己,疼。”

“……那我慢慢来。”爆豪胜己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一样集中精力,小心翼翼地运动着。你看着他凝眉认真的神情,有些好笑地偷偷弯了弯嘴角。

“不行,还是疼。”

“疼,再轻点。”

“嘶,好疼啊,要不算了吧,胜己。”

事实证明爆豪胜己的耐心真的只有少得可怜的一点点。你再三打断他时,他终于忍无可忍,恢复暴走常态:“烦死了臭女人!以前对打时从来没见你喊过疼,这才多点疼?给我忍着!”

但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很小心地进入你,待你痛感减缓后才慢慢开始放肆地动作。

事后,你疲惫地靠在他赤裸的胸膛上,用食指画圈:“真不可思议,我以前还以为胜己做这种事的时候一定会很粗暴,没想到意外地温柔。”

“哈?”爆豪一把捉住你的手,仿佛被瞧不起了一样,笑得很危险。

“这是看在你第一次的份上才特别对你温柔一点。以后就没可能了,给老子做好被艹到哭的准备吧。”

【我英乙女】女友的个性是怪力(内含绿/爆/轰/切/相)

*男神×你

*小甜饼

*食用愉快!



绿谷出久

她的个性非常厉害。是个非常优秀可靠的女孩。

我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她是在课堂训练时,她徒手停止一个高速运动的0分假想敌,救下了没来得及逃跑的同学,然后抬手抛到了天上。

我当时瞠目结舌,觉得从未见过帅气的女孩子。然后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努力,变成和她一样厉害的人。

后来我向她表了白。

现在我们总是热衷于上课时首先一起干掉所有0分假想敌,然后再拿分数。

《小天使你被带跑了》《其实她也暗恋你的》





爆豪胜己

我第一次见她时她刚插到我们班,一双死鱼眼黑眼圈瘦得跟鬼一样,阴阴沉沉也不喜欢讲话。我当时就想这个麻杆丑八怪肯定弱爆了。

直到一次训练我伤到了脚,没法走路,跟我一组的丑八怪居然直接过来把我抱了起来,艹!!!!

我当时穿着战斗服,护臂很重,连人加衣服起码有80公斤,她一个腿还没我胳膊粗的瘦鬼竟然能轻轻松松抱起我,还是他妈该死的公主抱!

后来才知道她的个性是“怪力”,啧,不仅是丑八怪还是个男人婆。

自那之后我就跟她杠上了。混蛋女人,绝对饶不了她。

《那你们怎么杠着杠着就在一起了呢》




轰焦冻

我第一次留意她是在体育祭上。

毕竟真的很难不去注意一个能赤手打穿我冰墙的人。

但是很可惜,她没过骑马战,好像是因为抢分数时没控制好力道,把分数布条扯碎了。

后来因为在意这个角色,就稍微和她打了个招呼。说实话,她长得蛮可爱的,性格也很活泼,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现在我们在一起。夏天时做冰水浴,我负责制造大冰块,她负责搬到浴桶里,真的很方便。

《你们有点甜啊》




切岛锐儿郎

说真的,她比我爷们多了。

我觉得跟她比起来,我好像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开学时搬桌子她一人扛三张,文化祭搬箱子她摞了两人高的木箱,课堂测验时她一脚踹穿一堵墙,校外打架她一人端了起码30个混混。

我觉得她真的超帅,要拜她做师傅。她说师傅显得太不良了,不如就做女朋友吧。

于是我就莫名其妙和她在一起了。

我一定要努力变强,做个能保护她的真正男子汉!

《她是个真正的大姐大》《加油吧切岛君》




相泽消太

她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学生。

她经常跟同学吵架,吵急了直接单手抄起对方的课桌撂出窗外。

有一次我见她又要扔桌子,便直接抹消了她的个性。

然后她因为手臂骨折被送到了治愈女郎那里。

和她同居搬家时我对新沙发不满意。她跑了出去,不过一会儿高高举着我原来用的沙发从远处跑过来,边跑边高兴地叫着老师我把你喜欢的沙发搬过来了!

这个让人头疼的小女孩有时真的挺可爱的。


《老师我不想再骨折了》《那你就给我懂事一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