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盐

苦逼的高三学生党



告诉自己要像小久那样好好学习

【我英乙女】出胜轰职业play

月考后更一发平复下心情
下拉微福利





【老师】

(考试时的脑洞)

绿谷出久

拿到卷子看到出卷人后写着绿谷出久心头一动有了底气。

绿谷老师的卷子很稳妥,由浅入深,基础偏多,每个考点他上课都认真解释强调过。

交完卷出考场你激动地跑到他的办公室里:“绿谷老师,我觉得这次考得挺不错哦!看到老师的名字就像被鼓励了一样!做得可顺畅了!”

“真的吗?”绿谷老师摘下眼睛朝你温和地笑了笑,打开抽屉拿出几颗糖放到你的手心。

“这是奖励。x同学平时听课那么认真,考好是一定的。要再接再厉哦,有不懂的地方尽管来问我。”



爆豪胜己

拿到卷子随意瞥了一眼出卷人,妈呀是爆豪胜己,你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爆豪老师的卷子难得变态,抓耳挠腮抠破头皮呕心沥血都抠不出来的那种。

出考场后和同学愤懑地谴责:“这个爆豪胜己真是太他妈恶心了!”

同学惊恐地盯着你身后。

成绩下来后有种遭受会心大爆炸的感受,理所应当地被指名到办公室喝茶,新旧帐一起算。

年轻的爆豪老师抽出你惨不忍睹的鲜红卷子,恨铁不成钢写在脸上,指关节狂敲桌面。

“这都能算错?”“这题都不会?”“你脑子呢?上课听过吗?”

末了,他把红笔往桌上一搁,“明天起放学后到我办公室补课。”



轰焦冻

这次出卷的是实验部的轰焦冻,那个以一张帅脸闻名三个年级整所学校的老师。

普通部的你鼓起勇气拿着卷子来到实验部办公室,打着问题目的名号来一饱眼福。

轰老师淡淡地点头示意你坐到他身边,带上眼镜开始给你耐心讲题。

你垂涎地盯着他的侧脸,脑内冒出诸如衣冠楚楚斯文败类甜系花美男等词。

“……这里带入向量求解……同学,你在走神吗?”

他不经意凑近的脸让你险些烧起来。

“没没没没有!老师请您继续!”








【医生】

绿谷出久

“久等了,请坐。是哪里不舒服呢?”

“请放心,不是严重的问题,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照着这个药方取药。找不到?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复查时请务必来找我。哎…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更了解病情嘛!”

“祝你早日好起来,小姐!”



爆豪胜己

“对,别动,就坐那。”

“什么症状?还要我主动问吗?”

“你有点数吗,就这饮食习惯不得病才怪。”

你在桌低下发短信:“妈,我想换个主治医生。”

手机被一把抽走,一张密密麻麻的药单及注意事项拍到你面前。

“跟医生讲话时不要做小动作。”他瞥了一眼手机,表情狰狞起来。

“药单拿来,我改变注意了,你还是换打针吧。”



轰焦冻

走进病科的一刻感叹这医生真是太他妈帅了。

“请说明一下症状。”

“把脉?抱歉我们这里是西医。”

“听心跳是可以的。”他带上听诊器,示意你把外套脱下。

听了一阵,他抬起有些疑惑的异色瞳:“小姐,你心音频率好快,是哪里不舒服吗?”









【保镖】

绿谷出久

“没事的,小姐,我会保护好你的。”

“请你们离她远一点,不然我会很生气。”

生气的后果是一群人被秒趴。




爆豪胜己

“站远点,别碍我事。”

“你们敢动她一下试试?都给老子去死吧。”




轰焦冻

“请不要离开我身边,小姐。”

“只有你们这些人吗?现在滚还来得及。”

然而他并没有给人滚的机会。










【男优】(sang  bing)

绿谷出久

“放轻松,跟着我的引导走,会让你很舒服的。”

他温柔娴熟地抬起你的腿,轻轻在紧张的你耳边呼气。

你一步一步被他攻略得一塌糊涂。但真的爽到爆。




爆豪胜己

“导演,换人。我不上这么小身板的。”

你表示不服。是泰斗又怎样。

开拍时他强侵豪夺,攻城略地,霸道蛮横又不失挑逗的技巧。你虽然超常发挥了水准,但也险些支持不住。

“我就说这么小身板根本受不住吧。”拍完后爆豪在你锁骨处留下一个占有性的吻痕。

“但私下见面玩玩但是挺不错的。”




轰焦冻

“有什么擅长的姿势吗,我可以配合你。”

“用我擅长的就可以了?好吧。”

你在他身下被用不同的姿势一次又一次达到高潮。

没人提醒说他是个全能啊?!



食用愉快!
月考凉凉,写一波小英雄压压惊

【我英乙女】不良少女与乖男孩

*你×绿谷出久

*ooooooooooooc,内含全员

*注意避雷!

part.1

你是个坏女孩。

像大多数坏女孩一样,你有一个喜欢的乖男孩。

你喜欢绿谷出久。

从幼儿园就喜欢。他是个那么乖的男孩子,白T恤永远干净好闻,绿眼睛永远澄澈明净,性格永远温和柔顺。

小时候你总喜欢调戏他,当堂表白,放学拦路,鞋柜里塞情书。你喜欢看他脸红结巴的样子,喜欢看他为难害羞的样子,喜欢看他炸毛碎碎念的样子。

他说想当英雄,你狂拍手说小久一定可以的;他喜欢欧尔麦特,你拼命了解no.1英雄的一切信息;他被他幼驯染欺负,你当晚就去堵了爆豪的路,跟他打了一架。

但你知道绿谷出久不喜欢你,就像大多数乖男孩不喜欢不良少女一样。

你对他做亲昵举动时,他会侧着头避开:“x酱,请不要这样。”

你说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时,他会红着脸说:“x酱,现在不是该考虑这种事的年龄。”

你骂脏话时,他会皱着眉说:“x酱,女孩子不要说这种话。”

“出久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呢。”

你忍不住这么问的时候,绿谷愣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嗯,温柔又可爱的类型吧。”

你不知道他想说其实我觉得你就是。

清楚他不可能喜欢你这种类型后你收敛了许多。你喜欢静静地在远处注视绿谷出久,看他一个人吃便当,看他偷偷练习跑步,看他一人钻研英雄笔记。

当你坐在窗边凝望他时,男朋友走了过来,亲昵地揽住你。

“在看什么呢?”

“没,发呆。”你收回目光,向他嫣然一笑。

是了,你有男朋友,还是三天两头换的那种。

朋友听说你谈对象时都惊讶地跑来问:“xx,你不是喜欢绿谷吗?”

你一脸不耐烦:“是喜欢,但这和我谈对象有什么关系?”

你觉得喜欢归喜欢,谈恋爱归谈恋爱。在一起不代表喜欢,喜欢也不一定非得在一起。当然喜欢的话以后肯定是要在一起的。

反正绿谷出久现在也不喜欢你,那你跟谁在一起也无所谓。

你三观不正,得益于你的家庭。

母亲是个陪酒女,说白了就是个婊子,基本对你不管不问,让你自生自灭。父亲你没见过,但从你现在的生活状况不难推断出他是个人渣。

当你小学四年级拖着饿了几天的身体找你母亲要饭钱时,母亲凝眉思考了一阵,温柔地对你说:“xx,去找一个有钱的小男朋友吧,既能养你又能给家里省钱。”

自此之后你就踏上了某条不归路。

你在初中挺出名。因为相貌,痞,还有婊。

你遗传母亲,生了一张妖艳贱货的脸,对象专谈高富帅。

你小小年纪在校外兼职,还抽烟喝酒打群架。每次打过架绿谷出久都会带你到医务室包扎涂药,看着疼得龇牙咧嘴的你,有些生气地教训:“x酱请不要再打架了,女孩子要淑女。”

呵,淑女。绿谷出久,你是哪个年代的直男?

但学校里风言风语传得满天飞时,也只有绿谷出久会跟在你身后担心地问:“x酱,最近没事吧?”

你笑得阳光灿烂:“好得很。”

他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继而跟你聊学习。

这小子从来不问关于你男朋友的事。连爆豪都臭着一张脸问过你:“你这女人就那么饥渴吗?”你白了他一眼:“我乐意,你管的着?”

每当这时,绿谷出久总是很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你不清楚这是体谅,还是说他根本就不在意。

但这个男孩真是细心得让人没法不心动。他会挑你饿肚子的时候给你送零食,在你心情不好时陪你聊天,在你和男朋友分手时和你一起回家。要不是你知道他对谁都这么好,都差点以为他这是喜欢你了。

中考填志愿,你本着绿谷去哪你就去哪的原则,报考了雄英。笔试十分惨烈,但出众的个性使你踏进了英雄科的大门。

绿谷出久有个性了。你高兴之余有点小小的失落。他本来就是个书呆子,有了个性之后还不更一心扑在奋斗上。

你没再打扰他,毕竟人家是要做大英雄的人。但A班群众的眼睛时雪亮的,没过多久芦户就在吃饭时悄悄问你:“x酱,你是不是喜欢绿谷?”

你咬着筷子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对着对着满脸八卦的A班众人翻白眼:

“喜欢。干嘛?”

“哦哦哦哦哦这么爽快的吗——”集体起哄。

远处正一起聊如何训练的绿谷和饭田投来了茫然的目光。

“哄什么哄,”你一脸凶相地扒了一口饭,“他又不喜欢我。”

“没表白前不能这么确定啊!”上鸣痛心疾首地摇头。

“去表白,去表白!”峰田怂恿。

“去表白,去表白!”叶隐跟风。

“请去表白吧x酱!”丽日豪情壮志地挽起袖子。

你正和上一个男友分手,加之被众人忽悠,头脑一热:“好,我这就去跟他说!”

“咦咦咦咦咦这么迅速的吗——”众人讶异地看你把碗筷一摔站起来就朝绿谷走去。

绿谷和饭田一脸茫然地看你走到他们面前。

“喂,出久,吃过出来,我有话讲。”

你霸气地撂下一句话,潇洒地回到饭桌坐到蒙逼的众人前继续吃饭。

A众:“x同学是行动派啊——”

饭后操场,绿谷忐忑地站在你面前。四周安静地出奇,但你知道30米外的树后面一定有几十双耳朵正灵敏地竖起。

“x酱,突然叫我出来有什么事吗?”他不安地问。

“哦,也没什么。”你满不在乎地回答,凑近他的脸:“就是想起来我好久没和你表白了。”

“哎……”他脸红了。

“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说喜欢你了,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吗?”

“这……”

“我喜欢你这么久了,你就没有一点表示吗?”

“我……”

“绿谷出久,就一句话的事。说不喜欢我现在就走人再也不烦你,说喜欢我现在就和你在一起。”

你不留余地地展开攻势,铁了心要把他追到手。

绿谷出久低下了头,手指摆弄着衣角。许久,他抬起头来,平静地望着你。

“对不起,x酱,我无法接受。”

你没反应过来。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生过你认真表白却被拒的情况。

“x酱人很好,很漂亮也很优秀。你对每个人都很好,所以我认为你的喜欢对我并不特别。”

“也许这么说有些过分,但我觉得x酱真是太坏心眼了,你边说着喜欢我边和那么多的人交往。其实一直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喜欢什么的。”

“什么意思?”你怀疑自己听错了。

“就是说,”  绿谷出久直视你的眼睛,认真说道:“我认为x酱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我。”

你用怀疑人生的眼神盯了他片刻,突然上前一步把他推到树上直接吻了上去。他懵了一会儿,慌忙想推开你,却被你强硬地箍在树上,渐渐沉沦在你一流的吻技里。

30米外树后面的A班集体惊呼:“x同学果然是行动派吗——”

绿谷出久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反手抓住你的手腕将你隔开,刘海乱糟糟的,气息紊乱。

“为什么……”

“现在你他妈信了吗?”你不等他说完。“你信了吗?老子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喜欢你!”你冲他吼了出来。

“x酱!!!”他大声喊了一句,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x酱太过分了!那么随便地做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喜欢!!!”

你:……

绿谷出久喘着气,渐渐从缺氧和脑充血中冷静下来。

“对不起,x酱,我太冲动,让你受伤了。”他松开你泛红得手腕,低头道歉。“我要回去了。请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

说着,他缓缓后退,转身离开。

“绿谷出久我去你妈的!”你红着眼冲着他背影喊道。“我他妈就是贱!那么不要脸地倒贴你都不要!”

他背影顿了顿,加快了脚步。

你站在原地,气得简直要吐血。

妈的,妈的,绿谷出久你个大傻子!

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坚信你不喜欢他???

在他眼里你原来是那么随便的那种人吗???

……好像确实是的。

他妈重点不在这里吧!!!

你简直要抓狂。

你感觉好像你对男生说我喜欢你喜欢你可喜欢你了,他捂着耳朵说我不信我不信你就是不喜欢我!这算什么破事!!

A班众人从远处围过来安慰你,愤愤不平地挽袖子说帮你教训绿谷。

你在原地呆站了一会儿,骂了一句fuck当场翘课走人。

当晚绿谷出久就被集体批斗。

上鸣:“哎哎绿谷你小子过分了啊!”

丽日:“怎么能那样曲解x酱的心意呢?!”

八百万:“怎么能对女孩子说这种话呢?!”

切岛:“绿谷你还是男人吗?!”

濑吕:“你以为你每次训练过是谁在你桌子上放水?”

耳郎:“你以为你每次受伤做手术是谁蹲在医务室门口一直等你?”

蛙吹:“你以为每次出去战斗时是谁担心你的安危拼命想帮你?”

芦户:“你以为你每次坐电车是谁帮你提前占的座位?”

尾白:“你以为每次欧尔麦特出了新周边是谁帮你排队抢到的?”

饭田:“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什么,但你以为你每次晚到食堂是谁拜托食堂阿姨给你留的猪排饭?”

绿谷拘谨乖巧地坐在包围圈中间,弱小可怜而又无助。

切岛转身向远处喊:“爆豪,轰,你们两个也帮忙说两句啊!”

“关我屁事!”爆豪一脸凶悍。

“哎,你不是从小就认识xx嘛!说两句说两句!”切岛连哄带劝把爆豪推了过来。

“嘁,”爆豪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正坐着的绿谷。“别的我不管,但你要是有点数就给我管管xx,省得她老是因为你找我打架!”

“nice!”切岛竖了个大拇指。“轰呢?”

“……她很喜欢你,请加油。”

“看吧连轰都能看得出来!”




part.2

绿谷出久觉得平日里友好的同学们现在凶恶得好像要吃了他。

经过一晚上的点醒痛斥与思想教育,绿谷猛然发现了那些他生活中没在意过的理所当然,都是由你的喜欢一点一点堆砌成的。

他很想找你谈一谈。

“去吧!不在一起就别回来了!”A班在后面集体威胁。

绿谷出久在凌晨街道上拼命跑着,去了你家,找遍了每一个你可能会去的地方,汗水顺着脚步撒了一路。

最终在一家酒吧找到了正在狂喝的你。

他单手扶着门框,平复了一下急促的气息,握紧拳头向你走去,

“x酱,”他难得强硬地从你手中抽走酒瓶。“别再喝了,对身体不好。”

“跟你有关系吗?你来干嘛?”你窝一肚子的火,见他就来气。

绿谷出久深吸一口气,绿色的瞳孔中认真无比。

“我是来和x酱道歉的。”

“啊?”

“我……真的太自以为是了。我以为x酱说喜欢我只是出于好玩,一直那么执着只是因为你没得到想要的。”

“因为x酱说喜欢的时候总是笑嘻嘻的,很随便的样子,我总觉得你在戏弄我,一直很难过。”

“每当看到那些只和你讲了几句话就能成为你男友的人,我其实都嫉妒得快要发疯。”

“我知道如果我也说喜欢你,就一定也可以站在你身边。但我害怕,害怕你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后就失去了兴趣,不会再对我热情。”

“但我发现我错了,一直擅自这么理解x酱,真的很抱歉。你明明那么认真地在喜欢我,我却从来没正式回应过。”

你吸了一下鼻子,依旧死撑着绷着脸问:“所以呢?”

“所以我想,”绿谷上前一步,用力握住你的手。

“x酱,我喜欢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你咬着嘴唇,眼泪没忍住掉了下来。

“傻子!既然也喜欢我为什么还晾我这么久!”你捶了他一下,缩在他怀里蹭鼻涕。

绿谷温柔地摸着你的头发。“我们回去吧,x酱。”然后一把将你公主抱起来。

“嗯。”你疯了一晚上,头疼,安稳地靠在他好闻的胸膛上。

回去的路上,绿谷一直碎碎念道:“x酱,以后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不许打架。”

“嗯。”

“不许和别的男生太亲近……”

“嗯。”你忍着笑。

犹豫一下,他开口问:

“x酱为什么要谈那么多男朋友呢?是爱好还是有什么原因?我觉得x酱不是那种人。”

你回答你很缺钱。

“我未成年,打的职工远远不够生活费。”你冷静地向他诉说了家庭状况。

绿谷认真听完,凝重地点了点头。

“那我以后要更加努力才行。请x酱稍微多依靠我一些吧。”

“嗯,我的男人可不得养我吗。”

晨光中,绿谷出久抱着你走向在宿舍门口啪啪鼓掌A班同学。

“恭喜恭喜,欢迎回来!”

end

本来想写黑化……但写着写着画风就跑偏了……肝完后成品如此沙雕……

谢谢各位食用!

【我英乙女】接机(内含绿/爆/轰/相/物/死)

*男神×你,依旧小甜饼

*ooc有

*食用愉快!





绿谷出久

天天在日历上打勾掰着手指算你回来的日子。

晚上的航班一大早就到机场蹲着。

在机场大厅人群中举了几个小时的牌子翘首等你。

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你,激动地喊你的名字。

你看到他向你招手,扔下行李就是一个百米冲刺。他张开双臂迎接,扬起发自肺腑的灿烂笑容。

与你紧紧相拥,力气大到几乎让你腾空。

“欢迎回来!”

《小久我想死你了!!》《我也一样,x酱!!》






爆豪胜己

电话里说着烦死了下飞机也要人接人却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

非要站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看你在大厅里东张西望茫然四顾。

在你失落地以为他真的没来时从背后一把揽住你,同时另一手拎过你手中沉重的行李箱。

落在他怀里,头顶传来略微沙哑的声音:

“在看哪里啊笨女人,我在这儿呢。”

然后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把脸埋在你肩膀上好久好久。

《我才没想你啊!》《那你到了就不能早点出来吗?!》《活该谁让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






轰焦冻

你是刚下了飞机就看到到了他。

到底有家世排场不一样,黑色跑车直接停在你的航班底下。

他靠着跑车,手里抱着一束玫瑰,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一脸低调地散发着高调的气息。

你微笑看着他,走下出舱梯。他十分罕见地露出笑容,眼里只有你。

“哟,我的王子殿下来接我了?”你抱过玫瑰,笑嘻嘻地问。

他轻轻把你搂在怀里,宠溺地抚摸你的头发,眼底的温柔浓得化不开。

“欢迎回来。”

《啊焦冻我累死了》《上车,带你回家》






相泽消太

下飞机看到他一脸困倦地打哈欠。

面无表情地看你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走到他身边。

随意地帮你拿了两个包转身就走。

……老师你也过于冷漠了点吧。你不高兴地抱怨。

我太困了现在只想回家睡个好觉。相泽老师头也不回。

顿了一会儿,他又加了一句:“毕竟你不在的每个晚上,我都没睡安稳过。”

《嘿嘿老师那今晚还睡吗》《……闭嘴臭小鬼》






物间宁人

你下飞机后站在大厅给他发短信:物间宁人,你他妈今天要真敢不来以后就再也不要见我了。

心情焦躁地等了两个小时,你生气又失望地拖着箱子离开。快出机场时,急切的脚步声从远及近,紧接着背后响起熟悉的声音。

“啊咧啊咧?这位小姐不是物间宁人的女朋友吗?准备抛下男友去哪儿呢?”

你转过身,看到了物间气喘吁吁累到苍白却依旧死撑着装x的脸。

你冷漠而又嫌弃地举起手机: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他连忙紧张解释道:“我真的提早来了,但没想到路上那么堵。怕赶不及就直接下了车跑,结果还是迟了。”

你想像了一下物间在车流中狂奔的样子,觉得有点小帅。

“好啦,别生气啦,我还在家做了你爱吃的菜。”他难得正经地安慰你,抬手抹去你眼角气出的泪花。

“那这次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你吧。”你把大包小包往他手里一塞,头也不回地转身,嘴角弧度止不住地上扬。

许久不见,这家伙倒是学乖了不少嘛。

《话说xx,你是不是胖了不少?》《……物间宁人你还是去死吧》






死柄木弔

电话里问他来不来接的时候十分孩子气地说我才不去。

事实上早早就蹲在大厅椅子上等你了。

你的航班通知延误,弔不管黑雾的劝阻执拗地等到半夜。

下了飞机后你惊诧地看到蜷缩在椅子上一身怨气的他。

“弔君,等了我那么久吗?”

他听到你的声音,激动地站起身把你抱在怀里,像小孩子抱着心爱的玩具。

“以后不许再离开我这么久了,我很生气。”

《事后听黑雾说航班延误的时候弔一直地不停问他会不会是坠机或者其他事故,焦躁得可怕》

【我英乙女】你和他的初体验(绿/爆)

*重发

*一辆假车(滑稽)

*一只很能干的小久和温柔(雾)的咔



绿谷场合


你去他家的时候来意很明显,各种暗示又是洗澡又是留宿,但不知你的小天使是太正直还是太怂,只是一个劲儿地脸红却老老实实毫无表示。

你洗过澡后,身上只围了条浴巾,笑嘻嘻地倚在他房门上抖腿。正在看书的他抬头一见你脸蹭地一下红了,连忙别过头去:“x酱……这样会感冒的,快把衣服穿上啦……”

“我今晚睡你房间。”

他僵直地站起身,“那我睡沙发……”

你好笑地抱住他的胳膊:“睡沙发有什么意思,不如睡我?”

“可……可是我们还小……”

“不小,都成年了。”

“那这种事情也得等结婚之后才能说……”

你放开他的胳膊,转身就走。“知道了,出久君根本不想和我做。再见。”

下一秒,你蓦地一下失去重心,落入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绿谷出久从身后紧紧抱着你,脸埋在你肩膀上。

“不是的,我其实……很想和x酱做……”

你笑着,退后两步,把他推倒在床上,以一个很暧昧的姿势骑着他。

“那就来吧,出久。”

他吞了口口水,不安但严肃地问道:“真的,可以吗?”

“嗯。”

“那,”绿谷出久翻了个身把你压在下面,下定决心:“我开始了。”

有句话说得真好,男人都是大猪蹄,连你的小久也不例外。做之前被你撩得脸红害羞还正经地问你可不可以,一旦开了荤就停不下来,无师自通自学成才,小天使成了小魔鬼,到了床上只有你蒙逼喊不撑不住的份。这是你在他一夜第四次之后得出的道理。

你筋疲力尽地趴在床上,心里念着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到底是天天刻苦锻炼的男孩子,肌肉紧实骨架宽阔,能把你整个人都罩在身下,体力惊人到可怕。

“x酱……”一脸人畜无害的绿谷出久趴在你旁边,绿色的眼睛里满是央求,语气却透着隐隐兴奋:“能再来一次吗?”

“……”你看着他麋鹿般无辜的大眼睛,实在是不忍拒绝,自暴自弃地把脸埋在被子中。“……好吧,最后一次。”

“嗯,谢谢你,x酱!”绿谷出久马上来了精神,粗糙的手指带着略微娴熟的技巧抚摸着你的身体,从背后慢慢贴近,引导你再次进入状态。

臭小子……要真知道谢我的话就让我消停一会儿啊。你在心里吐槽,身体却又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欢愉声从口中溢出。

谁让你那么喜欢他呢。







爆豪场合

你经常到他家住,但两人从来没发生过什么。所以当你在他十八岁生日像往常一样坐在床上边打游戏边调侃他时,没有意识到他反常的沉默预示着即将发生的事。

“哈哈,胜己你个辣鸡,又输了。”你把游戏机往角落里一扳,贴着他的脸笑道。全然没注意大敞的领口就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

十分罕见地,他没有像平时一样一脸暴走地吼着滚蛋给老子再来一局完虐你,而是平静地望着你,赤红的眸子里满是捉摸不透的情绪。

“怎么了?”你莫名其妙,“不舒服?”

他沉默一会,突然毫无预兆地欺身上来将你压倒,金色的碎发散落下来,眼睛深邃得像海。

你紧张地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已经意识到了将要发生什么。

“喂,”他的声音因抑制冲动而低沉沙哑,“我们做吧。”

你有些懵地点头,“噢……哦。”

他开始了。起初,你能感受到他难得的温柔克己,毕竟清楚是你的第一次。当他试图进入时,你不禁皱眉道:“胜己,疼。”

“……那我慢慢来。”爆豪胜己像对待一件易碎的瓷器一样集中精力,小心翼翼地动作着。你看着他凝眉认真的神情,有些好笑地偷偷弯了弯嘴角。

“不行,还是疼。”

“疼,再轻点。”

“嘶,好疼啊,要不算了吧,胜己。”

事实证明爆豪胜己的耐心真的只有少得可怜的一点点。你再三打断他时,他终于忍无可忍,恢复暴走常态:“烦死了臭女人!以前对打时从来没见你喊过疼,这才多点疼?给我忍着!”

但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很小心地进入你,待你痛感减缓后才慢慢开始放肆地动作。

事后,你疲惫地靠在他赤裸的胸膛上,用食指画圈:“真不可思议,我以前还以为胜己做这种事的时候一定会很粗暴,没想到意外地温柔。”

“哈?”爆豪一把捉住你的手,仿佛被瞧不起了一样,笑得很危险。

“这是看在你第一次的份上才特别对你温柔一点。以后就没可能了,给老子做好被艹到哭的准备吧。”

【我英乙女】女友的个性是怪力(内含绿/爆/轰/切/相)

*男神×你

*小甜饼

*食用愉快!

绿谷出久

她的个性非常厉害。是个十分优秀可靠的女孩。

我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她是课堂训练的时候,她徒手停止一个高速运动的0分假想敌,救下了没来得及逃跑的同学,然后抬手将机器人抛到了天上。

我当时瞠目结舌,觉得从未见过帅气的女孩子。然后暗暗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努力,变成和她一样厉害的人。

后来我向她表了白。

现在我们总是热衷于上课时首先一起干掉所有0分假想敌,然后再拿分数。

《小天使你被带跑了》《其实她也暗恋你的》



爆豪胜己

我第一次见她时她刚插到我们班,一双死鱼眼黑眼圈瘦得跟鬼一样,阴阴沉沉也不喜欢讲话。我当时就想这个麻杆丑八怪肯定弱爆了。

直到一次训练我伤到了脚,没法走路,跟我一组的丑八怪居然直接过来把我抱了起来,艹!!!!

我当时穿着战斗服,护臂很重,连人加衣服起码有80公斤,她一个腿还没我胳膊粗的瘦鬼竟然能轻轻松松抱起我,还是他妈该死的公主抱!

后来才知道她的个性是“怪力”,啧,不仅是丑八怪还是个男人婆。

自那之后我就跟她杠上了。混蛋女人,绝对饶不了她。

《那你们怎么杠着杠着就在一起了呢》


轰焦冻

我第一次留意她是在体育祭上。

毕竟真的很难不去注意一个能赤手打穿我冰墙的人。

但是很可惜,她没过骑马战,好像是因为抢分数时没控制好力道,把分数布条扯碎了。

后来因为在意这个角色,就稍微和她打了个招呼。说实话,她长得蛮可爱的,性格也很活泼,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现在我们在一起。夏天时做冰水浴,我负责制造大冰块,她负责搬到浴桶里,真的很方便。

《你们有点甜啊》


切岛锐儿郎

说真的,她比我爷们多了。

跟她比起来,我好像根本就不是个男人。

开学时搬桌子她一人扛三张,文化祭搬箱子她摞了两人高的木箱,课堂测验时她一脚踹穿一堵墙,校外打架她一人端了起码30个混混。

我觉得她真的超帅,要拜她做师傅。她说师傅显得太不良了,不如就做女朋友吧。

于是我就莫名其妙和她在一起了。

我一定要努力变强,做个能保护她的真正男子汉!

《她是个真正的大姐大》《加油吧切岛君》


相泽消太

她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学生。

她经常跟同学吵架,吵急了就会单手抄起对方的课桌撂出窗外。

有一次我见她又要扔桌子,便直接抹消了她的个性。

然后她因为手臂骨折被送到了治愈女郎那里。

和她同居搬家时我对新沙发不满意。她跑了出去,不过一会儿高高举着我原来用的沙发从远处跑过来,边跑边高兴地喊着老师我把你喜欢的沙发搬过来了!

这个让人头疼的小女孩有时还是挺可爱的。

《老师我不想再骨折了》《那你就给我懂事一点啊》